林清玄,茶文化精神

林清玄看中国茶文化精神谈

更新时间:2014年10月08日作者:市场收集浏览:

林清玄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旗山。石家庄交流禅茶文化的台湾当代著名作家,林先生是台湾著名畅销书作家,他的作品以清淡隽永的文思哲理见长,对内地读者产生过深刻影响。

林清玄先生穿一身深色中式服装,留一头长发,宽宽的额头闪着亮光,似有仙风道骨之气。谈吐自如, 平易近人,让人心生由衷的敬重。“你好好地喝一杯茶,进入一种非常单纯的状态,那里面就有很深刻的禅意。”林先生喜欢拆字,他说,“禅就是单纯地表示单纯的心”,吃饭的时候专心吃饭,睡觉的时候专心睡觉,不要百般取舍千般计较。因此举了一个极端的例子启示大家,说在台湾他有位年过八旬的诗人朋友,是位学佛很久的居士,吃饭非常慢, 理由是“不这么吃,怎么知道这一粒米跟下一粒米有什么不同呀”。我看过一些有关禅学的资料,知道禅即“静下来思考”的状态和结果,仅仅处于概念的阶段,毫无具象体悟。林先生在赵州祖庭,用自己的语言诠释了赵州禅师“吃茶去”千古公案的真谛,让我在一碗饭、一杯茶甚至更为细微处体会禅的精神,大有拨云见日的感觉。“为进入这种单纯的状态,你必须要随时保持觉醒。”林先生敦敦善诱,依然用拆字的方法释疑解惑,说“觉”字拆开是“学习来看见”,觉醒的最后结果是进入一个觉悟的状态,而“悟”字拆开是“吾的心”,那么“学习来看见我的心”才是真正的觉悟。寺庙之所以把饮茶当作一种修行,非常安静而且仪式严格,完全是为创造一种觉醒的氛围,期待着有一天的豁然开朗。

林先生有许多写茶的文章,像其他文章一样,清淡隽永。据他讲,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开始喝茶,就认识到“每个人在这里面都会体会到平等的状态”。他喝茶,不喜欢繁缛的套路,追求随意。“我通常准备一大壶开水放在保温瓶里,带着一只紫砂壶,几个小杯子,还有两三种茶叶,然后背到山顶去喝茶”(《无我的茶》);“我最喜欢的喝茶,是在寒风冷肃的冬季,夜深到众音沉默之际,独自在清静中品茗,一饮而尽,两手握着已空的杯子,还感觉到茶在杯中的热度”(《茶味》);“如果时间不允许泡茶,我喜欢在出门前含一片茶叶”(《吃茶的方法》)。林先生吃茶叶的习惯,缘于从前在茶乡行走,看到在黎明薄雾中未采的嫩茶, 采几片含在口中,“和茶一起制造”。

“谈民间茶文化,就不能不讲成都,这种茶文化和日本的宫廷式茶文化不同。”林清玄对成都布满街巷的茶馆颇为了解,他讲述了成都人喝茶和日本人喝茶方式及意境的不同,他说,日本茶道虽然很有名、很严格,却只学习到了中国茶道的皮毛,还缺乏中国喝茶的精髓,“所以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中国人喝茶可以很随意”。

中国是茶的故乡,茶文化博大精深。讲述自己的饮茶经验,探寻茶道的起源,介绍中国、日本、英国茶艺的各自特点和相互关系。中国茶道博大精深,它既有宫殿的豪华精美,也有文人的潇洒自由,还有平民茶艺的闲适自在……喜欢茶道的人能悠游自适。茶可养心、养生、养志,善茶之人能提升人生的境界,心性平和,能面对生命的困境。以最单纯的方式喝茶,专心的喝茶,一杯茶中,品当下的心境,得到生命最大的安然,进而创建出最和谐的社会。

 相关文章: